新冠长期症状对体坛健将们真的没有影响吗?

  一年又一年,转眼间已经来到了2022年,从2019年的秋天发现第一例Covid-19感染病例开始,已经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慢慢推出,相关特效药物的问世,虽然时有潮汐疫情的出现,但病毒的传播速度和严重程度确实放缓了不少。

  截至文章发稿日,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已造成约540万人死亡,2.83亿人确诊感染病毒。面对新一轮到来的潮汐疫情以及奥米克戎、德尔堡毒株的横空出世,当人们大多数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挽救生命时,却忽略了这个疾病给2亿多甚至更多人所带来的后遗症状和长期隐患。

  [图]不少患者在感染新冠康复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后遗症状,十月中旬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了关于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19)的临床定义,以帮助医护人员辨识患者,及时得为他们提供治疗及护理

  这场波及全球接近3亿人口的超强瘟疫也同样席卷了这个体育行业,上到球队主帅,下到训练场都工作人员,几乎每一个体育联赛中都有被诊断出感染Covid-19的球员或工作人员;很多球迷对体育运动员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刻板印象,他们大多都愿意相信那些身强体壮的运动员往往要比普通人疗理的更好、康复的更快、恢复的更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通常情况下,每名运动员的康复情况都有所不同,除去那些无症状患者之外,面对新冠病毒主要病症对球员身体状况的冲击,想要回到感染前100%得竞技状态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一些极有可能毁掉年轻球员短暂职业生涯的后遗症状,他/她们会发现新冠后遗症正在迫使自己重建自己的健康和职业生涯。

  哦,莫!是Positive。这几乎是每一位收到自己感染新冠球员的真实写照,当他们第一次被告知自己核酸检测呈阳性时,都会觉得这似乎不可思议。随后,他们的同行的好友和家属会被送进单独的隔离病房进行观察,而这些受感染的球员在经过长时间的隔离治疗和药物干预后,会踏上一段与新冠后遗症抗争的漫长恢复之旅……

  所谓的“新冠长期症状”就是我们大家俗称的“新冠后遗症”,今年十月中旬,随着全球新冠感染病例突破2.5亿大关,世卫组织在同各国协商后在10月6日首次公布“新冠长期症状”的官方临床定义。这一症状通常发生在已确诊或可能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身上,往往“在染病后3个月内出现、持续至少2个月,并且无法由其他诊断解释”。

  我们常见的“新冠长期症状”包括疲劳、呼吸困难和认知功能障碍等等,这些和新冠基础病症相似的长期症状会显著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学习。另外,患者也可能胸痛、嗅味觉失灵、肌肉无力和心悸等情况,甚至对肺部、心血管和神经系统等多个身体部位以及心理健康产生长期影响。

  世卫在报告中称,目前未知全球新冠长期症状患者的具体人数。但大约10-20%的急性新冠感染患者在感染后会有数周至数月的残留症状。

  [图]尤其是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他们常常会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和肺弥散功能障碍;图为加州戴维斯大学为长期症状患者所设计的康复训练

  同时,出现呼吸困难的比例从半年时的26%略微增加到12个月时的30%。在长达12个月的时间里,大约20%-30%的中度患者观察到肺弥散障碍,这一比例在危重患者中高达54%。另外,更多患者出院12个月后就诊时出现焦虑或抑郁(26%),而出院6个月时这一比例为23%。

  不少患者在出院后还会出现了慢性或迟发性的心理症状,根据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的文章分析称,感染新冠后出现的心理反应很可能是病毒感染直接影响的,也可能是因为身体不正常的免疫反应、免疫系统的过度激活或自身免疫反应。此外,社会接触减少、孤独、身体未完全康复和失业等也可能影响患者的精神症状。

  疲劳、呼吸困难、肺弥散障碍甚至是心肌炎,对于从事任何一项体育运动的运动员来说,上述所说的任何一项后遗症状都足以终结他/她们原本就相当短暂的职业生涯

  乔治亚·威尔逊是一名十九岁的女足运动员,她是在上半年效力于布里斯托尔城女足期间被告知感染新冠的,尽管经过了一整个夏天的理疗和调整,但时至今日她依然未能从病毒所带来的阴霾中走出来。现在,威尔逊连同她的家人搬到了丹麦,希望在足球界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地位。

  乔治亚原本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热情洋溢的姑娘,喜欢运动、喜欢足球,但如今那个年轻的她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像英国几十万(38万5千)饱受新冠折磨的病人一样,乔治亚也是新冠长期症状的受害者之一。而且,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

  [图]2019年11月,乔治亚作为首发边前卫面对埃弗顿完成了自己生涯首秀,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完完全全的改变了她的足球职业生涯

  “说实话,我其实没有任何不寻常的症状,我并没有病得太重,只是有一些非常轻微的咳嗽、时时刻刻都感到十分疲倦,”威尔逊在感染病毒之前上赛季为布里斯托尔城出场了两次比赛,但如今大多数日子里,她会从疼痛中醒来,然后带着疲倦的身体中入眠。除此之外,她还患有眩晕、头痛和嗅觉失灵等症状,也许是作为足球运动员的原因,她的关节有时也隐隐作痛。

  “当我回到训练中时,我知道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仍然有点累,但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当我再次开始跑步时,我很难一口气的从球场的一端走到另一端,我实在是喘不过气来,而且感觉天旋地转的。”

  “起初,我仍然没有想太多,因为我只是觉得我不舒服或者是从患病的日子里恢复回来。”

  [图]乔治亚·威尔逊(右)在2020年11月球队输给曼城的比赛中替补出场,这是球员面对世界杯冠军罗斯·拉维尔的瞬间

  时任布里斯托尔城女足的临时主帅马特·比尔德(Matt Beard)很快便注意到了乔治亚在训练中的不寻常表现,并很快建议球员去检查身体并休息一段时间。

  在主教练的帮助下,她很快拜访了俱乐部的医生,并花了额外的时间与理疗师一起试图重建自己的健康。没有了球队训练的负担,乔治亚决定一生心的把精力花在健身和恢复健康上,在此期间她没有出现其他症状,但球员的身体状况却并没有得到改善。

  我通常会在完成训练后第一时间回家,然后马上就会因为精疲力尽而陷入昏迷。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战术会议上,当教练们在会议中发言时,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集中注意力,头时不时的就耷拉下去。”

  [图]由于长时间的理疗依然没有改善自己的健康状况,加之新冠长期症状的影响下;乔治亚的精神面貌愈发下降,开始自暴自弃

  几周过去了,乔治亚·威尔逊的体能状况并没有改善,这严重影响了球员的心理状态,她开始越来越担心自己在球队中的地位,因此原本在更衣室和训练场上最健谈的女孩,开始拒绝和任何人进行沟通或者谈论自己的状况,接下来的数周里她变得越来越紧张,甚至一度不愿意接触其他人。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保持健康。我在训练课之外还做了很多工作,但这并没有什么变化。太可怕了。”

  “我现在对足球和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是最“特殊”的那一个。还有其他女孩也感染了Covid-19,她们都回到了训练场上,而且都恢复的很好。”

  [图]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乔治亚加盟球队仅仅一年,只踢了十场比赛后就匆匆离开了球队,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彻底改变了这个花季少女的职业生涯

  乔治亚告诉俱乐部的医务人员,她的呼吸不太通畅,胸部总是感到“刺痛”。由于病情的恶化,她被接上了氧气,但情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善。最终答案出现在了一次例行检查时,医生发现乔治亚的肺部由新冠长期症状而感染了肺部。

  由于持续的训练和康复调整,加剧了球员肺部的感染。最终乔治亚只得服用一些抗生素来清楚肺部的细菌感染。自从今年一月份患病以来,威尔逊再也没有参加过女子英超联赛,随着她在布里斯托尔城合同的到期,这位年仅19岁的女孩在她签下自己第一份职业合同后仅12个月就离开了俱乐部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只在联赛中捞到了10次出场机会。

  出于自己身体状况的考量,她曾认真考虑过转会到次级联赛或者意大利球队。但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够在奥尔堡的丹麦精英赛区踢上球,换一个新的环境去适应新冠长期症状给自己所带来的影响。

  在疫情肆虐更为严重的美国,NBA中的不少明星球员也因为新冠长期症状中了招。奥兰多魔术队的穆罕默德·班巴和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杰森·塔图姆都在早些时候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尽管他们都在理疗师的帮助下恢复了健康,但在面对媒体采访时,他们还是表示新冠后遗症依旧困扰着他们,不管怎么努力似乎都难以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像许多人一样,他主要的症状是失去感官知觉:味觉和嗅觉。尽管早已回到了赛场,但长时间的疲劳、肌肉酸痛和关节问题依旧是他努力克服的问题。

  除了影响运动员的体能外,新冠长期症状还会持续影响运动员整个赛季的整体表现。我对五大联赛上一轮潮汐疫情中,受感染的50名球员进行了集中的数据处理,发现大多数球员在场均射门和拦截数据上都出现了下滑;

  同时,长时间的隔离生活和病毒症状的影响会显著影响球员的竞技状态,当球员拖着沉重的身体再度回归球场时,如果仅仅依靠肌肉记忆去试图唤起自己球感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比如,昨晚那个溃不成军的切尔西就是最好的写照。

  [图]五位在感染新冠期间出现不适反应的球员,场上数据上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下滑

  在更受关注的NFL赛场上,布法罗比尔斯队的汤米·斯威尼就是第一批由于新冠长期症状而被迫退出职业舞台的球员之一。在新冠痊愈后回归赛场的几个月后,他就因为心脏问题而被迫告别了赛场。他患上了心肌炎,这是一种常由普通病毒感染或病毒感染后的免疫反应而导致的炎症。

  作为每年造成35岁以下运动员猝死最多的疾病,严重的心肌炎通常会导致运动员的心律失常、心力衰竭。不过幸运的是,斯威尼的病情被及时检测到了,但他也因此告别了职业生涯。

  面对新一轮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很难让人看到在新的一年前扑灭疫情的希望。Covid-19作为一个2019年底才发现的全新病毒,时至今日依然没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也没有相关的康复指导。体育产业作为新冠疫情冲击下受损最严重的行业,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除了将目光放在那些由于新冠疫情而濒临破产的球队上,也同样需要思考新冠长期症状对人们、球员正常生活和竞技状态的影响。

  在奥米克戎和德尔塔毒株的双重打击下,在未来的几天内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球员会因此而染上新冠病毒,没人知道它会对不同的足球运动员造成怎样的影响,但从增加的卫生保健负担和经济及生产力损失来看,不论是足球产业还是整个体育行业,上至我们所处的社会,它所带来的影响都将是空前的。

  还是有影响的,没得新冠之前,C罗每年能进50+球,去年得新冠之后,数据下滑明显,才39球,今年身体有所恢复,进了47球。

  很多人一直都以为:“绝大多数病是可以根治的。”但真正的现实刚好相反:“绝大多数病是没法根治的。”曾经看过一个学术讨论——现代医学究竟能治愈什么病?讨论的结果让人非常崩溃:现代医学几乎治不了什么病。如果以普通人的角度,我们大致可以将病分为四种类型:灾难恶性病:肝癌、胃癌、肺癌等各种癌,白血病,艾滋病,尿毒症,中风,癫痫,脑溢血……常见恶性病:肾炎,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风湿病,胃病,哮喘……不严重疾病:鼻炎,过敏,咽炎,肥胖症,阳萎,早泄,痛风,痛经……亚健康症状:失眠,抑郁,脱发,多动症……以上四大类型疾病,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沾上几种,但有什么是最终治愈了的?几乎没有......

  真不是看体质的!新冠后遗症重症患者有,无症状患者也可能会有遗留,大家可以康康文章里的例子哈

  好多评论这小感冒啥的,这些人都是p都不懂,新冠肺炎对肺的损伤是不可逆的,即使痊愈,也会有后遗症,只是每个人体质不同。显性不同,但是后遗症肯定有的!

  国外最新研究这病毒潜伏期很长,最长达二百多天,潜伏在各器官,包括大脑,国家这么严阵以待你以为是玩闹呢。说大号感冒的,呵呵

  新冠病毒能突破血脑屏障在脑中繁殖…就这也叫能小感冒?不止脑细胞,神经细胞和生殖细胞也有繁殖,后遗症真不是空穴来风

  柳叶刀的数据,新冠死亡人群的平均年龄和正常死亡的平均年龄几乎一致。侧面说明老年人是最危险的。年轻人几乎就像得了一次重感冒。

  大家可以去b站搜波士顿圆脸,他对前段时间对新冠死者尸检的报告做了一点简短的分析。简单来说就是新冠并不只是简单的引起肺炎,新冠病毒有可能侵入人体的许多器官和组织,甚至大脑,并且能够在大脑中增殖。有一例无症状患者,注意!是无症状患者!在阳性之后仅仅四天就死亡了,死于急性脑出血。所以千万别把新冠当做简单的感冒而不去重视。它有可能影响身体的一切机能。而且现在的检测手段基本就是咽拭子和鼻拭子,但是其他器官也有可能存在病毒,所以康复者核酸检测呈阴性只代表肺部不存在病毒了,但是其他器官还很可能长期存在病毒,并且随时有反阳的可能。前几天看d站有些朋友也觉得新冠就是传染性强的感冒,其实不是这样,希望大家都要重视起来,从自己做起,抗击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