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新赛道”中的年轻人

  又是一年求职季。自2019年至今,56个新职业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电子数据取证分析师、碳排放管理员、真人NPC等新职业层出不穷,为年轻人就业提供了多元化的选择。他们从中找寻着属于自己的职场“新赛道”。

  青年择业,以何为主?在热情测试执导师陆泽倩看来,内心的真正热爱是一个很重要因素,而她本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1994年出生的陆泽倩毕业后随父母心意,在家乡的一家银行谋了工作。让人跌破眼镜的是,仅仅半个月时间,她就辞掉这个“金饭碗”—“我家在一个小县城,那里连一家我喜欢的咖啡馆都没有,更别提读书会了。”但因为年纪轻没有经验,并且自己“都不够笃定到底想做什么”,陆泽倩陷入了迷茫。

  彼时,一个有着30多年历史、能够帮助人们挖掘内心深处热情的“热情测试”从美国传到中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陆泽倩接受了测试。“在为自己的人生优先级排序后,我才发现自己对品牌营销抱有极大热情。”坚定了初心,创业信念也坚定起来。之后,不仅事业发展顺利,陆泽倩还拿到资格证,正式成为一名热情测试执导师。

  虽然这项工作只是副业,但却给陆泽倩带来了无可比拟的满足感。“执导师会帮别人找到最喜欢的职业状态,我本人也会更加明白如何活在自己的热情里,这是一个利他利己的职业。”

  孙娜是陆泽倩的一个老客户,30岁出头的年纪就厌倦了事业单位枯燥无味的工作。但是因为没有专业技能,加上生孩子后身材走样,孙娜十分焦虑,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产生困惑。

  在陆泽倩的帮助下,孙娜选择遵循自己的内心,“与有趣的朋友一起做有趣的事;舒心地住在自己的小家;惬意地喝着咖啡看着书;自信地在一个平台上分享生活真谛;说走就走的旅行。”看似很傻很单纯的五大热情成为唤醒孙娜当下最真我的触点。她把目光投向收纳整理师一职,从自家入手,把收纳家的过程发到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通过整理归纳周边物品间接改变了家庭关系。孙娜本人也在理顺物品的同时,实现了更好的时间管理和身材管理,愈发自信。如今,她已经成为一位当地具有影响力的收纳整理师,经常被邀请进行线上线下演讲,实现了最渴求的生活状态。

  迄今为止,陆泽倩已接受200多例个案咨询,成功地帮助很多人找回自我,这让她见证了热情蕴藏的巨大能量。

  与陆泽倩和孙娜对热情的极致追求不同,电商主播“00后”张哲坦言,选择直播行业是因为看好行业前景,尝试下来发现与自己的性格、能力都十分合拍。“我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社会改变,我也改变,总有一个适合并能让我不断进步的方式。”且行且奋斗,这或许也代表了一部分青年的择业方式。

  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衍生出了人工智能训练师这一新职业。2019年,一份招聘传单把“90后”惠建彬和该行业联系到了一起。“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但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的。”当时在家待业的他决定一试。入职接受公司培训后,惠建彬才对这份职业有了真切的了解。

  人工智能训练师是帮助人工智能了解图片、音频、文字等内容特征,使其可以进行快速识别的一个职业。惠建彬举例:“帮助垃圾分类的小程序,通过拍照就能识别出垃圾的种类,就是靠前期人工智能训练师对玻璃瓶、塑料罐等垃圾的图片进行‘标注’,对机器智能进行反复训练的结果。”

  因为业务能力突出,惠建彬已升为业务管理员。除了对公司人工智能训练师进行指导外,他还参与培训新员工。“这份职业很适应我的生活节奏,也给了我很大成就感”,工作中获得的认可让惠建彬觉得自己的付出很有意义。他表示,人工智能训练师的缺口很大,对于训练师的能力也有很高要求。“我今后会继续磨练和提升工作能力,带领团队做好工作。”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共青团中央提交了《促进新职业青年的成长发展》的提案。调研结果显示,新职业青年选择目前工作的因素,排在首位的是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占比23.0%。有发展空间、能展示自己的才干也排在前列。

  参与此课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青少年与教育社会学研究室副主任朱迪对此深有体会。她认为当代青年,尤其是‘95后’‘00后’,面对的不是就业难,而是择业难,“他们更愿意去体验‘斜杠青年’,而不甘于抓住一个安稳饭碗”。她说,新职业就业形态较灵活,并且涵盖外卖骑手、电商主播、高科技从业人员等不同层次。“不光是强调自我和兴趣,大多数青年很看重工作与生活和家庭的协调关系,新职业灵活弹性的就业形态和生活紧密联系的特征更符合年轻人需求。”

  据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20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从期望就业的行业来看,当前高校毕业生更倾向于新经济行业。电商主播显然是其中一个热门选项。

  虽然2020年6月电商主播才以“互联网营销师”的面貌被正式纳入新职业行列,但行业火热延续已久。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高文珺介绍,电商主播虽是平台经济下产生的新职业,但其依托的是发展相对成熟的电商平台和近几年趋于稳定的直播行业,相对更容易形成职业化和规范化的发展路径。与此同时,电商主播也面临着直播内容同质化、主播职业化培训有待完善等问题。

  2018年,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举办“两岸同心 e路同行”台湾青年创业创新实践活动,为两岸青年搭建起更广阔的交流平台

  2021年2月,《小康》杂志推出“2021中国县域电商竞争力百强榜”,义乌名列榜首。“义乌对直播行业发展有一个较高定位,要做全国直播电商高地。”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电子商务教研室主任邱阳介绍,顺应社会需求,学校自2017年起开设直播课,课程涵盖产品设计、短视频拍摄、剧本制作、直播技巧及效果监控等方面,全面培养学生相关技能。

  2020年5月,在浙江省人社部门委托下,学校开发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考核规范和题库,首批19名学员获得“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实现了“持证上岗”。6月,学校成立直播电商学院,面向全校学生和社会,广泛开展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培训和认证工作。

  张哲毕业于电子商务专业,前期一直接受电商理论知识学习。2020年新创立直播学院后,成为了第一期学员。学校与1688平台合作创办的主播训练营为他创造了一个实践的良好机会。超大流量加持下的直播间,加上过硬的专业素质,张哲成绩最好时一晚销售额达12万元人民币,三天连续带货近30万元。“现在电商直播竞争非常激烈,在学校成为1688官方主播的经历,让我短时间内接触到了很多深层的东西,带给我很大优势。”张哲说,这次实操培训,是他吸取经验最好的一次。

  邱阳介绍,直播基地是校企合作的方式之一,学校联合平台培育直播人才,经过双方资源整合,实现学校企业学生三方共赢。除此以外,学校积极开展与港澳台、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为学员搭建起更广阔的平台。

  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学校打造浙台青年双创云平台,2020年通过线人次台湾青年参与“浙台同学同创云课堂”“2020第五届义乌-台湾电商研习营”等活动。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已成为两岸青年追梦筑梦的重要舞台,也因此获得“第二届海峡两岸青发论坛组织贡献奖”“浙台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突出贡献单位”等诸多荣誉。

  “义乌的电商原生态保持得比较好,很多新兴的东西在这里比较容易发展。”邱阳说,义乌政府近年来制定了一系列直播政策,扶持产业发展,在人才培养方面提供了很多支持。他举例:“只要在义乌交过社保,就可以免费参加专项职业能力证书培训的学习,政府给予每人980元的补贴。”截至目前,直播电商培训已进行21期,逾810人获得职业证书。

  新职业青年在从事当前工作之前,近半数有正式全职工作。对于辞职后社会认同降低的风险,陆泽倩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多数人会在意工作体面问题,但是其实看似体面的表象背后是巨大的内耗,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更加在意‘自我认同’。”孙娜也表示,父母看到了自己家庭环境的改变、与家人亲密关系的提升等积极变化,对自己转向新职业相当支持。

  遗憾的是,陆泽倩和孙娜只是幸运的少数人。朱迪介绍,从调研结果来看,大部分新职业从业青年的职业认同度比较高,家人则相对较低。这说明新职业的社会环境、社会认可度还没有建立起来。“爱好发展到更高层次也可以用来生存,作为职业,我们不应该对此抱有偏见。”朱迪表示,因为业态发展暂时的不完善,一些新职业青年待遇不如其他行业理想。“我们要加大力量不断推动业态在创新中发展完善,让年轻人既能够实现自己的兴趣志向,又能够有完善的生活福利保障。”

  2020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百万青年技能培训行动方案》等文件陆续出台,为保障青年在新职业就业权益助力。朱迪表示,人社部不断公布新职业,本身就是对新职业的肯定,各地政府也用实际行动为新职业青年提供更好的劳动保护与保障。她认为,这对各级政府来说是一大挑战,更是一大进步。“新职业内部差异很大,我们呼吁政府和社会各界能够持续关注从业人员需求,保障他们的权益和发展。”朱迪说。